日产2019财年利润大降,西川广人称是戈恩的“锅”

  • 时间:
  • 浏览:2

不为失败找“背锅人”,只为成功找法子,方能走出困境。

周二,日产提前大选了2019财年(2018年4月1日-2019年3月31日)。财报显示,日产营业利润下跌44.6%至3,182亿日元(约150亿元),净利润下降57.3%至3,191亿日元(约150亿元)。日产汽车的营业收入下滑3.2%,至11.56万亿日元(约7182亿元),全球销量下滑4.4%至551.6万辆。

财报预计,在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当前财年,公司营业利润将下降27.7%至2,150亿日元(144.6亿元);而净利润也将再次下跌,降幅近46.7%至1,700亿日元(106.8亿元);营业利润率将从2.7%降至2%。“日产业绩在2018年和2019年将要触底,或者在未来几年会扭转這個 趋势”,西川广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道。



展望未来,西川广人承诺在当前财年结速的之后,情况报告将有所改善,但他也缩减了当前财年的营业目标。日产希望2020财年营业利润率恢复到6%,而都是之后设定的8%的目标。在此期间,西川广人计划实现营业收入为14.6万亿日元(约8998.7亿元)的目标,该目标低于此前16.6万亿日元(约10237亿元)。

日产:勒紧“裤腰带”才是王道

为提升业绩,日产汽车正着手实施一项重组计划,将在全球裁员4,1150人,以实现150亿日元(合18.9亿元)的成本削减规划。日产于1月表示,将在密西西比州工厂裁减约700名员工。该规划现已基本完成,最终裁减了381名员工。今年第一季度,日产还在墨西哥的工厂裁员约1,000人。

日产汽车还面临那么 挑战,即试图在美国重新定位该品牌,通过控制折扣力度和批发销量,使其摆脱刻板印象。日产高管表示,用于提高利润率所前要的时间和资金都将超出预期。是因为 在需求见顶、客户正在寻求交易之际,该公司难以削减折扣支出。



西川广人呼吁,要对他所说的“销售正常化”保持耐心。在北美市场,日产2019财年营业利润下滑64%至721亿日元,零售销量下滑9.3%至190万辆。在美国市场,日产汽车希望将销量从2020财年预期的136万辆提升到16万辆。西川广人称,美国营业利润率约为1% - 2%。他希望通过削减成本,将這個 数字提高兩个百分点。“亲戚亲戚.我 希望美国业务不能复苏,這個 市场那么 是亲戚亲戚.我 主要的利润来源。”今年4月,日产在另另另2个月内第二次下调利润预期。日产将此归咎于美国市场销量下滑和保修成本上升这另另另2个问提。

西川广人正试图将公司的重心从利润枯竭的批量销售和促销政策转移到提振品牌价值和利润率。他曾表示,日产准备牺牲要素销量来提振利润率。去年年初,尽管美国轻型车市场走低,但该公司结速减少批量交货,削减库存,并减轻经销商折扣压力。

西川广人:业绩下滑是戈恩的错

根据Autonews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日产在北美的折扣支出下降6.1%至37150美元。或者与同行相比,每辆车的折扣支出仍高于平均水平3,574美元。其中,日产品牌的促折同比下降8.5%至3,393美元;英菲尼迪的折扣同比增长8.8%至7,192美元。

相比之下,日产竞争对手丰田、本田、马自达、斯巴鲁甚至三菱在美国市场的平均折扣都低于日产。除本田和斯巴鲁外,上述几家汽车制造商在第一季度都设法削减了本季度的折扣支出。



西川广人将日产糟糕的资产负债表现归咎于戈恩的经营策略。在他看来,戈恩盲目地通过折扣和批发销售来刺激销量,忽视了对美国等关键市场新产品的投资。西川广人认为,戈恩的错误决策使得日产在全球工厂产能过剩。“我今天提出的大要素问提都是之后的领导层埋下的隐患,亲戚亲戚.我 希望尽快正确处理问提”,西川广人如是表示。

上个月,戈恩录制了一段视频。在视频中,戈恩抨击日产的表现“绝对平庸”。他列举了一系列问提,如盈利预警、股价下跌、不够领导力以及或者 “或者 丑闻”。“对我来说,那么 的业绩令人作呕”,戈恩如是谴责日产目前的情况报告。



事实上,据知情人士去年12月向《汽车新闻》透露,在第一次被捕之后,戈恩是因为 对西川广人表示了失望,他甚至计划撤回西川广人的CEO职位。或者在戈恩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最后一年,日产是因为 进入下滑轨道。在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财年,日产营业收入下降6.4%,戈恩未能实现Power 88中期商业计划设定的另另另2个主要目标。彼时,日产营业利润率为6.9%,那么 达到预期的8%。或者,当年的全球市场份额下跌6.1%,那么 达到预期设定的目标,即增长8%。

那么 ,日产业绩下滑谁之过?我随便说说问提的答案那么 西川广人回答的那么 简单,或者这却是个亟需找到答案的问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