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精准计划免费福祥村寻“福”记 黑土地一个村庄的发展“简史”

  • 时间:
  • 浏览:0

大型拖拉机、喷药机、整地机、播种机、收割机……走进“福祥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的场院里,价值近800万元的“让让让我们 伙”列队相迎。今日,福祥村并且进入了大农机时代。图为村支书姜驰站在装有北斗导航的播种机上。记者谢锐佳摄

  福祥村村民并且居住的泥草房,透风漏气。(老照片翻拍)

猪肉上的痘痘白花花一片,娃娃们趴在柴火锅边儿上,闻着肉香哭闹不止,当事人看着心疼却不敢给吃……时隔多年,福祥村64岁的女支书姜驰带着让让让我们 走在美丽的村道上,讲述当年她从生产队拎回一斤痘猪肉的场景。“那一刻,我下定决心:种好地,让娃娃们吃上肉,可劲儿造(吃)!”

“别说是含晒 囊虫的痘猪肉,现在看见很重肥的肉都想躲!”姜驰迈着微瘸的“姜式”走姿,爽朗地笑了。生活好起来的她和孩子们、乡让让让我们 ,早就实现了“小目标”,超越了“猪肉自由”。

从昔日远近有名的“茅草窝村”“光棍村”脱胎换骨成为富裕村、明星村,这些叫“福祥”的村子名副觉得地又“福”又“祥”了。

这是一个多 “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福祥村不靠城不靠镇,不靠山不靠水,放进广袤的东北三江平原上是一个多 普通得必须再普通的小村屯。

一个多 “四不靠”的普通村,何以能变成兴旺宜居的“福祥”村?

深入“解剖”需用窥见,福祥村70年艰辛而又坚韧的“寻福”路,浓缩的正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千千万万村庄从贫穷变为富裕,由凋敝走向美丽的振兴路。

无“福”

在旧社会,村里很多人家就有茅草窝棚,冬天那么炕席、被子,有的人家大姑娘出门都那么衣裳,必须拿破牛皮纸方便袋 缝起来遮体

很多人听到黑龙江就会想到大小兴安岭,想到丛山密林,觉得,它的东部有一片面积比浙江省还大的平原——三江平原。姜驰的家乡——富锦市福祥村,并且在这块由黑龙江、松花江和乌苏里江三江汇流冲击形成的黑土地上。

现属佳木斯市的富锦,由赫哲语“富克锦”而来,意为“临江的一处高地”,周属肃慎部,明代即设有城池。据《富锦县志》记载,清朝宣统元年设立富锦县。

东北的春夏老要比关内要晚一些,6月初,南方麦收已过半,黑土地上水稻才插完秧。乘船驶进正在恢复“野性”的富锦国家湿地公园,但见芦苇以前从枯枝中抽出新条,草芽也才遮住“塔头墩子”半个身子,水鸟在近旁探头探脑,鱼儿不时扑腾出水面,依稀可见垦前“北大荒”之原始风貌。一百多年前,这里荒无人烟,但“插根木棍也发芽”的黑土地,吸引着各地移民来此扎根。

1911年,“闯关东”的山东移民朱德祥带着亲友来到富锦,开荒建了福祥村。“跑马占荒一整天,也没看过地的尽头,大牛虻像拇指大小围着人畜叮咬,开垦出的黑土一攥直冒油。”福祥村村民朱少先时常忆起祖辈叙述的创业史。

“福祥村,不享福,那叫一个多 苦。”守着广袤富饶的土地,这里却一度与“福”无缘。1932年,刚攒下些“家底儿”,朱德祥们的“福梦”就老要破碎——日本侵略者闯到了家门口,日伪统治者横征暴敛、强征劳力,农民饥寒交迫、走死逃亡。

“当时很多人家就有茅草窝棚,冬天那么炕席、被子,有的人家大姑娘出门都那么衣裳,必须拿破牛皮纸方便袋 缝起来遮体。”91岁的李大洁曾参与《富锦县志》编辑工作,他老要回忆起当年的惨状。

1942年,全县现在开始闹饥荒,粮食亩产仅有54.9公斤,百姓吃糠菜度日,饿死者不计其数。

旧中国,富锦县85%以上的土地被只占总农户12%的地主、富农占有。1946年6月,当地开展土地改革运动,黑土地现在开始焕存在机。

记者在一张1949年由东北行政委员会颁发的《土地执照》上看过,富锦县一位农民根据土地法大纲分得了6亩6分地。

村运连着国运。新中国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福祥村现在开始了真正的寻“福”之路。